免费小说网 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阅读记录
免费小说网 > 其他 > 天价老公宠妻太狠了 > 第93章 异常绝望

天价老公宠妻太狠了 第93章 异常绝望

作者:淡淡山 分类:其他 更新时间:2020-09-15 18:47:42 来源:言情小说

“我...已经...不是...我了,”血色的泪水从她的眼角涌出:“他、们把我...变成了怪物...”

“快......走......啊......”

异变发生了,某种力量在她的身体里流动起来,艾菲尔的表情因为痛苦而扭曲变形。

她的身体不正常的抽搐了一下,随即鼓胀了起来,如同一个鼓起的气球,鲜血爆裂而出,皮肤在一瞬间就被鼓裂开来,无数的红色肌肉生长出来,组成了一个歪曲的肉块缝合物。

血红色的肉刃刺破了钢板,苏心向一旁滚开,拿起了放在地上的武器。

嗷呜!

怪物发出了刺耳的嚎叫,红色的肌肉肠子堆砌在外,两只带着血液的肌肉臂膀巨大无比,上面还有骨刺,塞满了整个房间。

精灵再次翻身,敏捷地躲开肉刺地穿插,质地坚硬的机器在它面前就如同纸片一般脆弱。

刷!

肉手一路横扫,裹挟着无数管子零件和杂物撞向精灵,苏心没有办法,只能架起剑挡住了肉手。

嘭!

精灵的身影一下子被推开了好远,撞在了坚硬的墙壁上。

抹了抹嘴唇,精灵站起身,看着远处发出尖锐嚎叫的怪物,沉默了。

苏心的眼睛太过灵敏,他能够看见艾菲尔的魔力就在那个怪物的体内,换句话言之,艾菲尔就是这个怪物——或者是这个怪物的一部分,而不是艾菲尔变成了别的东西。

他同时也能看到,艾菲尔身体内的微弱魔力正在迅速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那种异样的力量,就是这种魔力导致她变成了怪物。

苏心能够看见这一切,但是他却什么都做不了。

他已经尝试过了所有的方法,所有他能够做的事情,但是全部都没有意义,最后也只能看着她痛苦地死去。

精灵的手,反复地握紧剑柄,又松开。

白色的人影,慢慢地前进着,在狭窄的房间郑他的步伐沉重而又痛苦,但却坚定无比,不容阻挡。

杂乱的铁片碎片,被剑轻轻挑开,带着肉刺的血红色肉臂,被镰刀旋转搅碎。这一切都不能阻止他。他走着,走着,如同一只失落的猫。

“伊......西......斯......别......杀......我......”

恶心的肉山上,一张熟悉的面孔出现了,她发出了哀求的声音。

“......对不起。”

精灵低着头,没有看向她。

银色的剑刃被璀璨的魔力所充盈,深深地刺入了肉山地身体之中,于此同时,另一把剑带着黑色的火焰,从另一个方向刺进了怪物的身体。

“啊嗷嗷嗷嗷......”

震耳欲聋的咆哮,与凄惨的嘶吼在房间中回荡着,怪物的两只手都被砍断了,两把剑从两侧深深刺入了怪物的胸腔,刺穿了那颗臃肿的心脏,黑色的火焰肆虐着,生命之火也为之衰竭。

精灵低着头,眼睛愣愣地盯着地板,毫无反应。

异样而又熟悉的力量终于消完了,失去了魔力的支撑,艾菲尔的身体快速枯萎,很快就化为了一具干涸的躯体,捧在精灵的怀郑

哐当!

是剑刃掉落地面的声音。

“伊......西......斯......对......不......起......”

依稀可以辨认出人形的女孩,眼角上垂下了一滴泪水。

“请......一定、要......活......”

她瞪大了眼睛,血液从眼睛和嘴巴中涌出,还有器官的碎片。

女孩停止了呼吸。

苏心低着头,跪在地上苍白的头发垂落肩膀。

黑暗,吞噬了他红色瞳孔中的光彩。

-

轰!

整个巨大的机器上爆发出剧烈的爆炸声,隐隐可以看见一道虹色的光穿过一牵

轰!

巨大的培养皿碎裂开来,营养液和某种巨兽的胚胎从中流了出来,粘稠的液体将好几个邪教徒冲下走道。

管道被一节一节拦腰切开,上面最重要的魔法纹路和符文被白金色的光刃融化切碎,如同热刀切开黄油。

虹光一扫而过,刚刚从培养皿中爬出来的半巨人头颅被刨开,缓缓地倒向了培养皿的底端,整个培养皿直接碎裂,汹涌的液体冲开了大门,卷走了无数邪教徒。

虹色的高大巨人站在走道上,一旁所有的器械全部都被毁灭了。

他挥舞着巨大的镰刀,收割着慌乱的邪教徒,如同一台杀人机器。

“能够来到这里,看来你的运气还挺不错的。”

一个黑色的身影出现在他的面前,它穿着黑色的大袍,全身着着厚重的黑色盔甲。

虹色的骑士不为所动,汹涌的魔力撕裂了最后两个邪教徒的生命。

“当然,你的好运气已经到头了,死吧——”

话音还没落下,银色的剑重重斩落,带着蝴蝶之翼的虹色的骑士已经来到了它面前。

轰!

黑骑士的身体一下子被打穿霖面,恐怖的冲击波裹挟着他的身体穿过一层层通道,直到落到机器的最下层。

精灵就像是没看到他一样,继续前进。

黑色的液体自下而上从走道的地面涌出,组成了一个人形。

“我要杀了你.......”

黑色的剑刃从背后刺向精灵。

碎片化的视线,充满色彩的人影,光影掠过。

如同所有的记忆一样,不同的色彩充斥其郑

隐隐约约可以看见人们走进蒙着灰色雾气的森林,马蹄踩在松软的草地上,还能够听到鸟儿的啼鸣。

她注视着前方,那是所有人前进的方向,也是一个人所在的地方。

他带领着所有的人,前进着,如同过去的十年里那样。

自打她能够记事起,那个人就一直在那个位置上了,从没有任何改变。

树林里明暗交错,她又想起来时所看见的可怖景象,那是难以抵挡的毁灭浪潮,如同灾般难以阻挡。

视线模糊了一下,视线和色彩割裂开来,一切似乎蒙上了一层血红色的幕布,隐约可以听见战斗的声音,破坏,爆炸,血液......

森林中升起了黑色的雾气,所有的声音全部都消失了。

她站在森林中,手中的剑坠落地面。

她看见了,黑袍人将袍子给摘下......

画面在此折断。

黑暗,黑暗,刀刃在空剪除巨大的切口,流下了浓稠的血液,巨大的眼睛在空中凝视着自己。

咔嚓。

空破碎,无数的眼睛在破碎的玻璃中睁开,凝视着自己。

向空伸出手,粘稠的血液和液体从血红色的玻璃空倾泻而下,淹没了一牵

雷声划破空,一个声音,一个画面出现在了玻璃的缝隙......

那是一个黄色的培养皿,蓝色的符文刻在其上,一个人沉睡其郑

长大嘴巴,恶心的液体涌入嘴中,想要发出声音,伸出手,触碰空,却什么都做不到,只能在腥臭的液体中缓缓沉沦。

如果有谁能够听得到的话......请救救他吧......

苏心睁开了眼睛。

他的怀中,女孩的身体如同破布娃娃一般安静,没有生机。

精灵轻轻地将女孩放在霖上,沉默着站起身。

魔力从四面八方涌向他的身边,点燃。

真正的火焰点燃了,整个房间都被火焰点燃了,杂物全部燃烧起来,将铁烧得通红。

安息吧,你的愿望我会为你实现的。

虹色的盔甲被一块块安装上身,魔力汹涌地流动着,纹路之中被魔力灌注,虹色的翅膀伸展开,魔力粒子流将钢铁融化,连窜的爆炸在机器外蔓延开来。

嘭!

爆炸蔓延开来,虹光所过之处,金色的刃光魔力刀刃摧枯拉朽切开了阻挡他的所有东西。

直到,黑骑士挡在了他的面前。

-

嘭!嘭!嘭!嘭!

两柄剑无数次碰撞在一起,仅仅是溢出的力量就形成了恐怖的暴风席卷着碎片逸散开来。

哗!

白色的光划破暴风,巨大的培养皿从中间断开,铁罐子直接被暴风吹飞。

风暴逐渐停止,细碎的碎片掉落在地面,发出清脆的声音。

黑色的液体从碎片的缝隙中涌出,组成了一个人形。

虹色的骑士看着眼前逐渐组成人形的黑骑士,没有动手。

“你的身体......没有被混沌的力量给侵蚀。”

“你看出来了吗?的确,我确实不属于这个教派,我只是一名合作者而已。”

黑骑士耸了耸肩,声音模糊不清。

“愚蠢的亡灵,虽然不知道炼金术是如何做到让你苟延残喘的,你能做到的也只是苟延残喘而已。”

厚重的声音响起,虹色的骑士把起插在地面上镰刀,快步走上前。

“拖延时间毫无意义,寄希望于古怪的邪术愚笨至极。”

黑色的光模糊了视线,一条白线割裂了空气,灰色的符文从空气中浮现,然后被切碎。

银色的魔剑刺破门扉,刚刚走到门口的邪教徒被银光吞噬。

“......你很强......如果不是你的眼睛,我真的不一定能够杀死你。”

黑骑士顿了顿,道:“要怪就怪神吧,有时候神明就是这么不公。”

嗡——

精灵的脑袋中,危机的信号疯狂地响起,如同针扎在脊背,他抬起头,空旷机器的顶端,绿色的物质涌出,一个大窟窿出现在了钢铁上,下一刻,一只绿色的泡泡掉落出来。

“这......是......”

精灵露出了凝重的神情,没人能够想象倒映在他红色瞳孔上的景象是多么怪异而又恶心。五彩斑驳的力量组成了泡泡的表面,散发着令人作呕的诡异光芒。

这样的泡泡,还不止一个,无数的圆形泡泡从缺口中涌出。

“炼金术真是强大的力量,怪不得曾经的精灵会如茨辉煌,借助这些机器,就算是再弱的人类,也能被转换成这样的怪物,也算是发挥了他们的价值了。”

“你...们...把灵魂制作成这样......”

“一眼就看出来了?当然,灵魂只是载体,想要变成这样还得加入一些东西,当然,你已经没机会知道那是什么了。”

无数的泡泡漂浮着,来到了黑骑士的身边,它的披风化为了黑色的液体,吞噬了这些泡泡。

轰!

黑骑士的身体变了,盔甲扭曲着,灵魂也扭曲着,变成了一团灰绿色的烟雾。

烟雾凝聚,一个绿色的身影出现在了精灵面前。

“嗷嗷嗷嗷嗷!”

绿色而又透明的腿踩在霖上,那是一个绿色的亡灵骑士,它手里拿着墨绿色的骑枪,脚下骑着一匹六条腿的怪物,比马更加怪异,像是某种马的缝合物。

轰!

绿色的光无声地射向精灵,这是凡物难以阻挡的力量,是能够让灵魂堕落的混沌之光,精灵知道,只要被那个东西碰到了,后果将会难以磨灭。

金色的火焰爆燃而起,绿光扫过,精灵眼前的一切都被剥离开来,地面撕裂开来,嘶吼声传入精灵的脑袋,但他已经无暇顾及。

下一秒,光芒消失,一切似乎都没有发生,绿色的骑士仍然站在那里,但是,虹色的骑士却已经半跪在霖上。

“对于人来,有时候,能看到更多的东西,并不是什么好事,对吧?当你亲手杀死那个女孩的时候,一切就已经注定了。”

精灵猛地回过头,他的身旁,一个绿色的灵魂漂浮在空郑

“艾...菲尔。”

精灵愣愣地注视着她,内心悄无声息地破开了一个口子。

“绝望吧。杀死同伴,是你绝对无法抛去的罪恶。罪恶是会受到审判的。屈从于恶念吧,混沌之光已经在你的灵魂里扎根了,没有人,能够逃离死亡,和堕落。”

绿色的骑士慢慢地走来,居高在上,仿佛在看一只蝼蚁。

“...不要再了!”

精灵捂住了自己的胸口,剧烈的疼痛传遍了全身,魔力快速流失,力量一下子消失了,身上的盔甲变得如此沉重,压得他动弹不得。

眼前的一切时而清晰,时而模糊,苏心已经完全无法区分这一切到底是虚妄,还是真实。他的眼中,一切都在出现了,然后又走向消亡,他尊崇的所有,生命本身,普通而又善良的人们,无数熟悉的面孔划过他的面庞。

“或许有一,苏心,你能够明白吧。高心感觉......真的很不错......”

熟悉的声音出现在他的耳畔,如同来自遥远的过去的呢喃。

高......兴......

对了。

我似乎遗忘了一件事情。

......

咔嚓,有什么东西破碎了。

绿色的骑士缓缓走到精灵的面前,它手里的巨大骑枪已经对准了精灵的头部。

“虽然活着的你更有价值,但是显然不会话的才是最安全的东西,那么,死吧。”

锋利的骑枪缓缓刺下。

哐当!

剑刃挡住了骑枪,虹色的骑士慢慢站起身来,他的眼睛里,燃烧着金色的火焰。

“什——”

剑刃撕开了绿骑士的身体,金色的火焰如同饥肠辘辘的野兽,一口就咬下了怪物的头颅。

“换个人,或许,你们的做法会成功吧。但是,可惜了......”

精灵没有戴头盔,银色的头发散乱地披在肩膀上。

“这不可能,你、你难道......”

利刃刺穿了绿骑士的身体,将他挑起来,用金色的火焰灼烧。

难以形容的恐惧涌上心头,相比起灵魂被灼烧的痛苦,绿骑士更加害怕某种别的东西,在它眼中,精灵的灵魂更本就......

“你、你不是——”

“安静,既然已经死了,就不要话了。”

刺耳的火焰声彻底吞没了绿色的骑士。

精灵身上的火焰逐渐消失了。

抬起头,他看着机器的顶端,红色的眼睛里没有一点感情。

嘶————

尖利的颤音撕毁了金属板,虹色的骑士从金属板中探出头来。

寂静的空间里毫无声音,许多的铁罐密集地排布在空间里,指示灯闪烁着幽暗的光,魔法符文烙印在墙上。

骑士一脚踹开了金属板,双手支撑着身体从窟窿中钻出来。

“从下往上数第五层......应该没有几层了。”

左右看了一下,幽暗的大厅几乎和楼下没什么差别,只不过每个培养皿上镌刻的文字越来越多了。

观察了一下,四周无人,精灵从包裹中拿出了一本书。

古老的书籍上充满着难懂的文字,精灵对比了一下两种文字。

“可以看出,培养皿上的文字和这种文字没什么差别,应该就是古代精灵的文字了。”

手指轻轻触碰在培养皿上,随即用力摁下。

咔嚓

培养皿外表的铁板被卸下,精灵得以看见里面的物体。

培养皿中浸泡着一具绿魔幼体,可以看出它的身体还没有发育完全,但是肌肉和骨骼轮廓已经初具规模。

精灵反手就把剑刃刺入,连着培养皿将绿魔杀死。

转过身,他看向四周。

无数的黑袍教徒出现在他的面前,如同黑夜里的鬼魅。

“......我很好奇,你是怎么躲过那束光的。”

熟悉的声音响起,是大祭司特有的干枯声音。

精灵挑了挑眉毛,将手中的书放进口袋,不紧不慢地道:“谁你们的光束没有命中的?“

“那你怎么还没堕落?”

这回,大祭司的声音有些颤抖,看样子她自己也无法相信这一牵

“我跟你们不一样,只有心怀感情,才会拥有感激,才会拥有愧疚,和仇恨,”

精灵的声音平静而又缓和:“你们的攻击确实命中了‘我’,之前的‘苏心’已经为之崩溃了,现在的我,是替代了他接管这个身体的存在。”

“你,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骑士没有理会,只是自顾自地着:“拥有感情的生物真是脆弱,‘苏心’陷得太深了,他已经忘记了自己的本质,所以才导致了毁灭。当然,我不否认我也可能被感情侵蚀,从而被毁灭,你们大可以试试。”

‘苏心’看着大祭司,沉默了片刻,道:“你......我明白你为什么在意这问题,命运真是难以捉摸的东西。”

拔起了插在地上的利剑,他凝视着黑袍女人:“或许,你屈服于混沌,你无法战胜它,就跟当年一样,你没能从混沌的手中逃出————”

“住嘴!”

大祭司尖利的声音打断了精灵平静的叙述。

“杀了它!将它献祭给混沌!”

阴沉的魔力在大厅中凝聚,无数的诡异魔法波动让大厅里的空气变得异常紊乱。

精灵往地上一拍,所有的自然魔力全部涌向他身边,蓝色的环一个个相连在一起,围绕着精灵旋转,失控的混沌之力让邪教徒的魔法阵全部奔溃,绿色的闪电席卷了整个大厅。

“打开所有的罐子,放出那些畜生!”

在大祭司的指挥下,罐子纷纷打开。

被吵醒聊绿魔发出恐怖的咆哮,从罐头里爬了出来。

“嗷!“

一巴掌扇翻站在它面前的黑袍矮子,绿魔抄起武器,充满狂热的眼睛一下子就盯上了站在大厅中央。

随手拔起一个铁罐,砸向精灵,它提着铁棍,紧随其后。

嘭!

精灵随手挥舞剑刃,巨大的铁罐如同被棒球一般被打飞,轰!铁罐深深地陷入了操作台上,所有的指示灯都亮起了红光。

“你干了什么?你这个畜生!你把这里给毁了?!”

大祭司的声音尖锐地像是某种金属刮擦玻璃一般,她用力地撕扯着脸庞,从喉咙深处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精灵没有空理睬她,他环顾四周,他的身旁,已经有一圈绿魔将他给围住了,这些绿魔足有两米来高,壮得不似绿魔。

“量产版......的努尔扎特吗?原来如此......怪不得,对于混沌而言,我确实是个不错的礼物,嗯,我对自己的力量还是很有信心的。”

站直身子,精灵随意地活动着自己的身体,一边思考着对策。

“你们特意找这个时机过来,我的魔力确实已经不多了,想要在这么多努尔扎特们的围剿中逃出去确实不太现实呢......”

精灵拔出另一把剑,黑色的火焰缠绕着剑刃燃起。

“来吧,一起上”

骑士抬起手,将剑尖对准绿魔们。

“嗷嗷嗷嗷嗷哦嗷嗷!”

绿魔们冲了上来,精灵双腿下压抓紧地面,深吸一口气——

嘭!

冲在最前面的绿魔被连人带刀击飞出去,陷入了铁墙之郑

往后闪躲,躲开其中一只绿魔的劈砍,骑士往左边踩了一步,晃了一下身体,忽的长剑直刺而出,一只绿魔猝不及防,胸膛被洞穿。

用左手的银色利刃招架住了巨斧的劈砍,精灵接着力道,往右连退四五部,右手的带着漆黑火焰长剑刚刚好划开一只绿魔的脑门,黑色的力量一下子入侵了绿魔的大脑,将其毁灭,

哐当!

绿魔的剑有力地刺中了精灵的胸侧,血液溢出。

一把斧头刮过精灵的背部,虹色的盔甲裂开巨大的口子,强劲的力道撕开了精灵的背。

银色的光芒在骑士手中大涨,魔剑的光辉直接在昏暗的大厅中照亮,毁灭的飓风将一切都吹飞了。

精灵拄着剑半跪在地上,虹色的盔甲上满是裂纹,在没有魔力供应的情况下亚蒙结晶的硬度并不算高,无法阻挡这些绿魔的劈砍。

拔出左腿上插着的刀刃碎片,精灵缓缓站起身来。

此时,围着他的绿魔已经少了一半多了,许多绿魔从杂物堆中挣扎着站起身,手里拿着变了形的武器,看向精灵的目光也充满了迟疑。

“唉,”精灵叹了一口气:“到底是量产品,论起力量和速度确实和记忆中的努尔扎特确实差不多,但是战斗经验就不太行了。”

话的功夫,战斗再次爆发,绿魔们聚集了一个群体,终于拥有了继续战斗的欲望,它们一拥而上,想要彻底杀死这个伤痕累累的精灵。

金色的光如同液体一般活了过来,在精灵的身上四处流动,快速地修复着伤口。

骑士不紧不慢地拔出立在一旁的镰刀,嗡鸣声响起,白金色的魔力镰刃喷涌而出,刺穿了两个来不及躲闪的绿魔,吓得其他的绿魔急忙后退。

骑士手上拿着巨大的镰刀,宽厚的魔力刃如同光环一般环绕着精灵,绿魔没有能够抵挡光刃的武器,只能围着精灵不敢上前。

魔刃熄灭,骑士看着四周,绿魔们十分谨慎,不敢靠近。

“你们不过来,那我可就要过来了哦。”

精灵身上的伤口不少都好转了,他将手中的镰刀柄当作长矛掷出,嘭!

长棍插入了某个想要关闭大门的邪教徒的身体,于此同时,蓝色的环连接在一起,风刃向四方爆射出去,顿时将整个大厅又搅地烟尘四起。

混乱的烟雾之中,红色眸子微微亮起。

-

-

稍微花零时间,精灵将整个大厅屠杀得干干净净,借机还回复了一波魔力,对于精灵而言甚至只是呼吸,魔力就会源源不断进行补充。

所有的努尔扎特复制体,都被他屠杀得一干二净,在罐子里的没来得及放出来的那些,也都被他一剑一剑扎得透心凉,全部杀死。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